匡颐网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趣闻趣事 > 祭品

祭品

http://lingtong8.cn |2020-08-10 05:51:24

前阵子在整理老爸的一些旧东西,一边整理一边沉浸在回忆中,本来以为时间过很慢,不知不觉竟然已经傍晚了。这些旧东西都是一些旧衣服、黑色唱盘还有一些陶制的人偶之类的。突然瞄到一张照片。那是年轻时的老爸和一位年轻的白人女性一起坐在沙发上的照片。那时侯的老爸瘦瘦的,留着大概是那个时侯流行的要长不长的长发*,看起来就很怪,大概像西城秀树这样的感觉吧!

女生的话除了好像有点双下巴之外,算是个美人吧。向老爸询问这张照片的来历,好像是他大学三年级的时侯,在欧洲漫游时侯拍的照片。

爸:“关于这个女生到现在还是有搞不懂的事情啊“

总觉得老爸好像话中有话,我心想着,该不会老爸想要炫耀在他欧洲的风流史之类的,想要回房间去了。

爸:“是感觉很不舒服的事情啊“

原:“哦?可怕的故事?“

爸:“对啊…“

以下老爸视点:

到欧洲已经有一个半月了。我人现在踏进北欧,目前在芬兰。一开始先到首都的赫尔辛基,不过因为物价太高所以很快就离开了。然后前往芬兰北部的一个叫拉布兰的地区。在一个忘记地名叫什么的小镇住了三天。物价和都市比便宜许多,又因为是第一次有日本人来所以还满受到欢迎的。甚至还上了当地的新闻咧。

后来又往西部的乡村过去,那是一个沿海的城镇。果然不管去哪里日本人都很新奇的样子,被问了许多问题。其中入住的那间饭店的女服务生,更是对日本充满兴趣,好像是大学时代主修东洋文化的样子。那女孩现在暑休所以住在饭店打工,只要工作告一段落就会过来找我聊天。

她的英文不是很好,但是用简单的英文会话还算OK的。当时的我觉得,会不会就这样可以有一夜情这种好事发生,虽然我没有搭讪过,搞不好自然而然就有那种想做的气氛也说不定…

就为了这种下流的想法,我甚至还考虑干脆在那边住一个礼拜算了,现在想想,真是白痴啊。到了第三天的夜晚,那天也是在吃过晚餐后,待在大厅和她聊了一下后就回到房间了。本来躺一下马上就可以睡着,那天不知道为什么无法入睡,只好在床上翻来翻去。

突然间有个声音传来。那像是女人的惨叫声。噢-!噢-!这种的感觉。听到那个声音我有点呆掉。看看时钟,是半夜2点。我掀开窗帘往外面看。芬兰夜晚感觉天空还满亮的,但是镇上的人因为不会熬夜所以外面都没有人走动。饭店前的广场上有着用石板拼接出的美丽图样。我看看广场,但是没看到发出惨叫的人。打开窗户看左边的街道。好像隐约看到一个人影,好像正要往这边过来的样子。

接着又再次听到那个惨叫声,比刚才还要大声,彷彿就像是传遍全身上下,令我感到不快。稍早看到的往这边过来的那个人影速度好像变快了,我关上窗户,却无法停止从窗帘的缝隙偷看。那惨叫声没有停止,叫个不停。听到最后与其说是惨叫,已经像是鸣叫声了。虽然很吵,但是四周的人家却没有一个人出来看,就连电灯都没有开。然后在那令人不快的叫声中,有一个人影往广场过去。貌似一名穿着睡衣(negligee)的女性。

不知道为什么她一边甩头一边绕着广场跑,她的深咖啡色长发看起来一团乱。那是非常奇怪的光景,我为此看入迷了,我思考着那个女人是什么?为什么没有人出来?难不成她是不存在这个世上的『东西』吗…?突然那女人停了下来。就站在广场的中央。那吵杂的叫声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停下来了,四周被一片寂静所包围。完了。

我突然感觉到一股寒气从我的脚底窜上来。我转身回到床上,正要拉起棉被的时候。突然听到了敲门声。我吓了一跳,这种深夜怎么会有访客?就在我犹豫的时候敲门声又来了。虽然不用力,但是很清楚的敲门声。我战战竞兢往猫眼看去,是那位女服务生。我想都没想就马上开门。她看起来相当紧张地拉住我的衣襟,在我的耳边轻声的说:

“千万不要看外面。保持安静。“

说完这句话她马上就离开,我站在门口楞了一会,直到背后又传来叫声。听到这声音我吓了一跳叫出声,我马上就跑回床上把自己包在棉被里。那叫声没有停止。感觉像是锁定这个房间一样。而且…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感觉那个声音越来越近。这边明明是五楼啊!二楼、三楼、四楼…那声音似乎就在窗户外面…

磅磅磅!

磅磅磅!

然后我就失去意识了。早上睡到很晚才起来,虽然发生那种事情,不过醒来的感觉还算ok,洗个脸神清气爽,就像是昨晚不过是做个恶梦而已。到人少的餐厅去用餐的时候,那位女服务生过来倒水。

她满脸笑容,昨晚那紧张的样子就像没发生过似的。我问她昨晚的事,她也只是笑笑的,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。看着她的背影正觉得奇怪,突然注意到杯子旁有一张折起来的便条纸。该不会是…情书!?终于我的春天要来了吗?

其实这边原文满下流的,很犹豫要不要照原文写为了维持本版的清新健康,还是写美化版的,我将便条纸收进口袋,急忙用完早餐跑回房间,满心期待地将便条纸打开来看。

“你被选作祭品了!快点离开!“

这是什么?我完全搞不懂。为什么我会变成祭品啊?脑袋一片混乱。我觉得应该要找她问清楚,我准备站起来之时。突然有人敲门。是饭店的老板。感觉人满好的大叔,有点像是手塚治虫的漫画裡面出来的胡子大叔。

“你预定是要待到xx日嘛。“

“是的“

“可不可以多留几天呢?我们还想再听听更多日本的事情,我会算你便宜的。“

“这个嘛...“

“她(女服务生)也说希望你多留几天哦!“

我突然注意到什么。“不了,虽然很感谢您的好意,但是我要出发了。那个,我忘记我还要去和朋友会合。“老板看起来一脸可惜的样子,并且又重新慰留我。我再次拒绝了之后,对方也满干脆的就答应了。

我马上整理行李,并在中午前离开饭店。想要和她道别但是找不到她。通过大厅的时候虽然没什么人,但是总觉得有人一直盯着我看。我当天马上就离开芬兰了。

以上老爸视点结束

爸:“现在回想仍然不知道是什么事。

之后跟丹麦认识的芬兰人说这件事,他也无法解释。他觉得那些乡下人应该是不会做那些事才对。“

原:“那个大叫的女人该不会是那个地方传说的怪物,一定要献上活人祭品之类的?“

爸:“我也曾经这样想过啦…不过那个芬兰人说他没有听过有那种怪物的存在啊。“

说完老爸看着那张照片。

爸:“故事到这里结束了。“

原:“是说你有看到那个大叫的女人的脸吗?“

爸:“没有,虽然很不可思议,但对她的脸没有印象。“

老爸将目光从照片移到我身上。

爸:“说到不可思议,这个女生、饭店的服务生。不知道为什么名字想不起来,不可能没有问过啊…“

图片
  • 祭品
  • 【被雷劈死的人】 被雷劈死的人为什么都是男人
  • 奇葩!男子嫖娼后求对方包养,女子不从竟被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