匡颐网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故事会 > 兵权在握

兵权在握

http://lingtong8.cn |2020-08-09 05:49:42

“叶儿,将此信送去霁王府!”

秋叶闻声诧异地望着岳如霜。

“鄞王前脚刚走,怎么小姐转身就要去找霁王?莫非,小姐喜欢的是那个花心王爷?”

岳如霜顿了顿,没好气道:“这是什么跟什么!你家小姐我,谁都不喜欢!快去,我找霁王有事!”

心里却不由叹息。

听秋叶的口气好似对那面瘫王爷印象不错,孰不知,这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冷血王。这丫头分明是被他的外表皮相迷惑了。真是好骗!

岳如霜推推秋叶的肩头,将她送出门,临走前,折了枝桃花给她,“将这桃花与信一起交给霁王!”

秋叶的小脑瓜自然转不过弯。

小姐到底是几个意思,送信就送信,还送什么桃花!

秋叶一脸纳闷,不情不愿地出了龙泉寺。

凤玄霁收到岳如霜的信和桃花,笑得合不拢嘴。

没想到这世上还有如此胆大妄为的女人,居然公然约自己前往龙泉寺赏桃花,还折了枝桃花向他示好,这让他这个久经花丛的王爷都觉新奇。

“有意思!有意思!本王若是不去赴约,岂不辜负了美人的一番好意!”凤玄霁嘴角牵牵,将那枝桃花放在鼻前闻闻,继而将信执起放入袖袋中。

四月初九,是龙泉寺一年一度的桃花节。

上万株桃花竞相逐放,前来赏花的游客齐聚一堂,占据了龙泉寺的多条景观大道。

唯有那一路插满明黄旌旗的大道空着,那是专为当今皇帝备的。这条大道,从山脚到山上的大雄宝殿,每层石阶上都铺了深红色地毯,两旁更有身着铁甲,腰佩长刀的禁卫军把守。

游客只能远远望着这边,却不敢相前。

这日,岳如霜一早起了榻,今日她一番盛装打扮,明艳婀娜的,如同枝上迎风相约的桃花。

望着镜中的自己,她满意的轻笑,未了,又在眉心处用朱砂描了朵桃花。配着一袭粉衣,袅袅婷婷,当真如同花神降世。

“小姐,莫不会要去参加什么花魁赛吧?”

岳如霜嘴角弯弯:“就你多事,我才没那闲心!今日心情好罢了。对了,我这也没什么事,一会你想去哪就去哪,不用跟着我,只要黄昏前记得回来就是!”

“小姐真好!”秋叶早瞧准了寺院里那些卖吃食的小铺,平日她要上街才买得到,今日那群小贩全齐聚到了寺里。都到她的家门口了,她自然要好好大吃一顿。

岳如霜抚抚挽好的发髻,“我什么时候不好了!这些碎银你拿去,想吃什么尽管买,只要你那肚子受得了!”

“嗯!”秋叶垫垫银子,拿在手里沉甸甸的,没有一百也有八十,是她常日一月的用度,不免觉得今日小姐也太大方了。这么多银子,她带在身上实在不安全,不由打开,只取了三分之一。

岳如霜望着她摇头,临走时不忘嘱咐她:“小心着路!离那些皇家禁卫军远些!”

秋叶笑着点头,如同一只欢快的鸟儿跑了开。

岳如霜见她走远,适才幽幽起身。望着门前的纷白如云似霞的桃花,纤指紧握成拳头。

阿爹、阿娘!女儿今日定要替你们出口恶气,好好教训那狗皇帝!

她打定主意,径直朝前院步去,不一会就淹没在人群中。

纷繁的桃花沐浴在阳光中,密密层层,宛如片片云霞。

岳如霜步入桃林深处,粉色的衣裙,转眼与桃花融为一体。这是她与凤玄霁约好的地方,她不确定他几时会到,不过她敢肯定,依着凤玄霁的风流性子,肯定会来。

见时间还早,她懒懒地斜倚在一株桃树旁赏起风景。

桃林气势磅礴,花海如潮,游客们更是流连忘返,细瞧之,每株桃花俏丽妩媚,似少女初妆。

太阳渐渐爬上头顶,阳光透过朵朵桃花折射而来。岳如霜无聊地打起哈欠,不由撑开纸伞,在桃林中漫步。

花瓣如雨,美人如花。

凤玄霁来时,就瞧见一副浑然天成的桃花仕女图。

不由干咳几声,踩着一路的花瓣朝岳如霜步来。

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!如霜姑娘,当真是人比桃花还艳三分!”

凤玄霁依旧一身如雪白袍,若非一身浪荡气,倒也美得风光霁月,如云如月。

“如霜拜见王爷!”岳如霜杏眸垂笑,收起纸伞,冲凤玄霁屈膝行礼。

凤玄霁嗤笑,伸手过来扶她:“你若真懂规矩,何必约本王来此!”

岳如霜嘴角抽起。

他这分明是在嘲笑她不懂规矩。

见他伸手过来扶自己,忙避让开:“王爷是在怪如霜行为不检?”

“哪里!美人主动投怀,本王乐得开怀!”见岳如霜回避,他眸底的戏谑更浓,素指一伸,将岳如霜整个人攥入怀中。

他轻嗅着她发上的清香,戏笑道:“那日在太尉府,你是在有意勾引本王!”

岳如霜身躯一怔。

若谈勾引,那日,她还真没往那方面想,只是碰巧而已,若他这样以为,那她定是勾引他成功了!

她轻笑,伸手撮了撮凤玄霜的胸膛,不着痕迹地把人推了开。

“王爷以为如霜是在勾引王爷,如霜无话可说!今日如霜请王爷来此共赏桃花,王爷可不能辜负如霜的好意!”

岳如霜杏眸流转,泛着慧黠的光芒。

凤玄霁整起衣袍:“说吧,到底何事?”

凤玄霁也是聪明人,不想与她绕来绕去。

眼前的女人,能私自约自己出来,就已证明,她不是一般的女人。那日她在太尉府,自己错将她认作丫鬟,她明明可以向自己解释清楚的,却半字不提,这欲擒故纵的手碗,比之宫里那些妃嫔要高明的多。

她轻易地引起自己的注意,又轻易地让老大下水救她,无声无息地搅乱了太尉大人的宴席,仅凭这点,这女人比之杜家的那两个着实要厉害的多。

“娶我!”岳如霜轻吐。

凤玄霁闻声一怔,然仅眨眼功夫,那墨黑的瞳仁已逸出笑意:“条件?”

岳如霜没想到凤玄霁会这般直接,心沉了沉,幽幽启口:“鄞王兵权在握,又屡建奇功,入主东宫乃早晚。王爷仅凭崔贵妃的枕边风,想入主东宫,怕是不易!”

图片
  • 做一棵有用的“树”
  • 摇头摆尾
  • 饱含哲理的生活小故事:沙漠同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