匡颐网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故事会 > 鲁王令

鲁王令

http://lingtong8.cn |2020-08-10 05:57:20

 阴历七月,天热得似乎把地皮都烤出烟来,就在这样的天气里,却有一个浓眉大眼的年轻人在急匆匆地赶路。突然间,年轻人停下脚步,蹲下身体拨开路旁的草丛,露出一块被杂草遮掩住的界碑。界碑看样子有年头了,上面的字迹都有些模糊不清,但还能勉强辨别出“谢家村”这三个字。

  年轻人轻舒了一口气,风餐露宿地奔波数千里,今天终于赶到了。路旁有一户人家,年轻人上前轻轻地敲门。

  门开了,一个老汉探出头来。年轻人微笑着问道:“老人家你好,请问这里是否有个叫谢芙蓉的人?她现在住在哪里?”

  听到这个名字,老汉皱眉想了一会儿,猛然间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:“哦,你是说惠贤师太呀,她几年前就出家了,就在北面十里外的清云庵里。”

  看到年轻人露出惊疑的神色,老汉叹了一口气说:“听说当年谢姑娘的心上人出去闯荡江湖,至今未回。后来谢姑娘的父母几次三番地逼她嫁人,谢姑娘受不了逼迫,一气之下就出家了。”年轻人点点头,向老汉拱手道别。

  清云庵建在小山顶上,由于平时香火不盛,所以显得有些陈旧。年轻人敲开大门,对庵里的人说要找惠贤师太。没过多久,一个神色冷漠的尼姑走到年轻人面前,打量了他两眼,然后说道:“这位施主,你找贫尼何事?”

  年轻人赶紧躬身施礼说:“我叫耿长明,是雷克强雷副帮主的徒弟,今天奉师父之命来送一份礼物。”惠贤师太的眉毛一挑,沉声说道:“我的尘缘已了,与雷克强再无瓜葛。他的礼物恕我不能接受,施主请回吧。”

  说完,惠贤师太转身就要往回走,耿长明吃了一惊,他赶紧又说:“师父不仅送了礼物,还有几句十分重要的话要我转告师太。”

  惠贤师太对耿长明点了点头:“什么话,你说吧。”耿长明没说话,只是四下里看了看,惠贤师太想了想,然后示意耿长明跟她进去。

  来到一间很雅致的小屋里,惠贤师太亲手为耿长明沏了一杯茶,耿长明也有些渴了,他拿起茶杯,一口气就喝光了。耿长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正要说话,忽然一瞪眼睛站了起来,指着惠贤师太大声说:“你不是谢芙蓉!说,你到底是谁,为什么要冒充她?”

  听了耿长明的话,一直沉着脸的惠贤师太突然笑了,笑容妩媚动人:“我对自己的易容术很有信心,绝不应该有破绽,你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

  耿长明盯着假师太的眼睛说:“我没见过谢芙蓉,但听说她已出家多年,而你帽子外面的发茬很新,分明是这两天刚剃度的。”

  假师太恍然大悟,媚笑着说:“观察得真细,不过有一件事你不知道,你现在已经中毒了。”

  耿长明大笑一声道:“我既然看出你有鬼,又怎会不加防备。毒茶还你!”说完,耿长明张嘴吐出一道水箭,紧接着使出一招平时最拿手的大擒拿直奔假师太而去。眼看着就要把假师太抓住,就在这时,耿长明突然觉得腹中剧痛,全身的力气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,紧接着双腿一软,整个人倒在地上。

  假师太瞥了耿长明一眼,悠闲地说道:“茶水里自然是有毒的,可是真正的杀招却是抹在茶杯外面,你到底还是上当了吧。对了,现在该我问你是谁了。我跟雷克强认识这么长时间,从来没听说他收了个徒弟。”

  耿长明想了一会儿,决定还是说实话:“我是京师里的捕头耿长明,来这里追查鲁王令的下落。”

  听到这话,假师太明显松了一口气:“原来是耿捕头呀,真是多有得罪。我叫胡桂霜,是长风帮的长老,这次来捉拿叛徒雷克强。捕头请放心,朝廷的东西我们不敢要,等抓到了雷克强,我们一定找到鲁王令原物奉还。”

  就在这时,清云庵外响起一声尖啸。胡桂霜面露喜色,她掏出一粒药丸塞到耿长明嘴里:“捕头见谅,毒药太厉害,所以解药要过一段时间才能起作用。雷克强马上就要来了,这段时间里,只好委屈耿捕头一下了。”胡桂霜四下里望望,却没找到能把他藏起来的地方,耳听着外面杂乱的声音越来越近,胡桂霜一咬牙,点了耿长明的哑穴,然后把他端正地扶在椅子上坐好。

  耿长明苦笑一下,心想自己终日打雁,今天反被雁啄了眼,着了胡桂霜的道。至于胡桂霜为什么要抓雷克强,用脚指头都能猜得出来:她肯定是为了长风帮的巨额财富。长风帮在江湖中是个隐秘的帮派,它存在的目的是为黑道上的帮派或个人销赃。不久前鲁王府失窃,损失些金银财宝倒无所谓,可那枚可以调动天下军队的鲁王令也同时不见了。耿长明经过探访,查到鲁王令就在长风帮中。就在耿长明有所行动之前,副帮主雷克强突然刺杀帮主逃跑了,同时卷走了长风帮的珠宝银票,还有那枚鲁王令。

  谁都不知道雷克强跑到哪去了,如今只剩下一条线索:雷克强出道之前就住在谢家村,他和谢芙蓉青梅竹马,很有可能会回来找谢芙蓉。想不到知道这条线索的人不止他一个,胡桂霜就抢先一步来这里布置了。不过她和自己要的东西不同,想必她也没私藏鲁王令的胆子。

  正在耿长明胡思乱想中,一阵喊杀声离这屋子越来越近,只听“砰”的一声,房门一下子被踹碎了,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闯了进来,耿长明见过画像,知道他就是雷克强。

  雷克强看见“谢芙蓉”房里居然还有一个陌生的男子,有些惊讶,随即便不再理会。他焦急地对胡桂霜说:“芙蓉,快跟我走。”说完猛地上前一步抓住胡桂霜的手腕。

  耿长明看见胡桂霜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,暗叹一声,心想雷克强要倒霉了。就在这个时候,雷克强的右手骤然发力,猛地扣住胡桂霜的脉门,左手掏出一把匕首抵在胡桂霜的脖子上说:“谢芙蓉被你们藏在哪儿了?”

  面对这种情形,胡桂霜没露出半点害怕的意思,她娇笑着说:“看来我胡桂霜的易容术真是差劲,居然又被看穿了。”

  雷克强冷冷地说:“你的易容术没有破绽,是你看我的眼神出卖了你,芙蓉绝对不会这样看我的。”这时候,一群人手提兵器冲了进来,围住了雷克强。雷克强左手轻轻用力,匕首在胡桂霜的脖子上划出一条血痕。“赶快交出谢芙蓉,否则我就杀了胡长老。”雷克强恶狠狠地说。

  胡桂霜又笑了:“雷克强,你加入长风帮时间太短,所以你不知道,我这个长老最擅长的就是在无声无息中下毒。你现在不但杀不了我,连自杀也办不到呢。”话音刚落,雷克强的左手便软软地垂了下来,整个人也瘫倒在地上。胡桂霜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,手指上有一抹鲜血。她飞起一脚踢在雷克强的肚子上,雷克强大叫一声,吐出一口鲜血。

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:鲁王令

图片
  • 做一棵有用的“树”
  • 摇头摆尾
  • 饱含哲理的生活小故事:沙漠同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