匡颐网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故事会 > 澡堂遇鬼

澡堂遇鬼

http://lingtong8.cn |2020-09-10 12:05:02

“舒服!真是痛快!”此时,泡在单人浴池中的刘飞,不禁满意道。

“踏踏踏!”一阵拖鞋声回荡在澡堂里。

不一会儿,“踏踏踏!”这阵声音又响了起来,一会儿远,一会儿近,就这样一直持续着,刘飞也觉得有些异常,好奇的伸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了望,可是什么也没有了。

刘飞顿时大手一拍脑门,懊悔不已。

就在几天前, 刘飞的同事吴小俊就是死在了澡堂里,想起了这件事,刘飞也没有心情继续泡澡了,而且此时,澡堂里只有自己一个人,刘飞赶忙的惊恐的擦干净,准备掏出这个恐怖的地方。

“阿飞,阿飞...”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原本幽静的澡堂里竟然传出了阵阵幽冷的呼喊声。

啊!见鬼了!见鬼了!刘飞吓得只穿了一条内裤便急忙朝澡堂的门跑去,可是让他意外的是,门竟然也打不开了。

“阿飞,阿飞!”那幽冷的声音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,刘飞感觉自己的头皮直发麻,好好的把手硬是像灌上了铅一样扭不开。

“真恐怖啊,鬼先生啊,鬼祖宗啊!拜托你们行行好啊,千万不要害我啊,我刘飞一老实人,你们有仇的去报仇,有冤的去找冤,我就当什么都没看见,行不行啊!”刘飞吓得跪倒在地上,连忙磕头求饶。

“放你的狗屁!”那幽冷的声音突然变得暴躁起来,吓得刘飞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只见一个远远的身影变得越来越清晰,刘飞也顿时认了出来,“小,小俊!”此时站在刘飞面前的果然是同事吴小俊的鬼魂。

“什么真恐怖,鬼祖宗的,我是你的鬼兄弟!”吴小俊脾气是出了名的臭。

面前的这个鬼魂,头发上不断的低落着水珠,还有那睁的老大的眼睛,刘飞不禁哆嗦了下,“刘大爷,您就别跟我一般见识了,您行行好,快去投胎吧,别在这里吓我了!”

“阿飞啊,兄弟我一时,不是,是一生就失蹄了变成了鬼,可我活着的时候,什么样的人难道你不知道吗?我会害你吗,看你那副怂样!”吴小俊的鬼魂显然不理解刘飞的那副怂包样子。

“你保证,不害我!”刘飞哀求的望着。

“害你就是王八羔子!”

“那就好,那就好!”鬼魂既然不害他,而且又是自己同事的鬼魂,刘飞也就没那么害怕了,“对了,你怎么不去投胎呢!这好好的人在澡堂里洗澡,你偏要跑出来吓人!”说话间,刘飞又泡回了浴池里。

“投胎?我咽不下这口气!”吴小俊的鬼魂说这话时,眼睛瞪得简直快要凸出来了。

“你咽不下这口气?这能怪谁啊?你自己好端端泡澡突发心脏病了,难道还怪别人啊!”刘飞十分不解。

“心脏病?呵呵,这个臭娘们和他的老相好竟然真会编故事!我是被他们害死的,还傻乎乎的一直戴着一顶绿帽子不知道!”

“绿帽子?你媳妇?和谁啊?”刘飞好奇的问道,都知道吴小俊的老婆的确算得上是个美人,惦记的人还真不少。

“麻子那个狗东西!”

“王二麻子!竟然是他,这小子平日里就不做好事,没想到他还这么大胆!”提到王二麻子,刘飞也是一肚子怨恨,他是厂里的一个小组长,平日里可没做过好事,就喜欢打小报告,给同事小鞋穿,“对了,既然你都知道是谁害得你,你不去找他们,偏偏泡在澡堂里吓唬我干什么啊?”刘飞说出了自己疑问。

“找他们?我看他们就是天天都做亏心事,夜夜都怕鬼敲门!”吴小俊的鬼魂顿时有些蔫了,“他们家里面又是请了法像,又是贴了符咒,身上又带着庙里求来的佛珠,我奈何不了他们啊!”

这话倒是让刘飞想了起来,自己当时去祭拜吴小俊的时候,难怪看到家里贴了许多符纸,而且小俊的老婆翠花手上还戴着一串佛珠,当时自己好奇的问过,小俊的老婆只是敷衍了几句,说是自己信佛,更巧的是,那个王二麻子,自从小俊死后,手上也整天戴着一串和翠花一样的佛珠,当时只是以为是巧合,没想到这里面还真的隐藏着阴谋。

“我现在才知道,是翠花她,把毒药擦在了我的内衣上,毒药沾到了皮肤,遇到水后就会渗透进皮肤里,我当时没在意,只是感觉心脏跳动越来越快,最后快的我都要窒息了,接着就死在了浴池里,想我平日里也没做过什么坏事,没想到竟然被翠花她这么一个心狠毒辣的娘们给害死了!”吴小俊的鬼魂看起来十分痛苦,“我不甘心,我要报仇!阿飞,我要你帮我!”

“帮你?你一个鬼,神通广大的,都办不了的事情,我,一个普通人,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能耐啊!再说了,这可是事关人命的事情,我可帮不了啊!”面对眼前这个为了复仇急红了眼的吴小俊,刘飞可是被吓得有些望而却步。

“阿飞,哥是这样的人吗?难道我会为了报仇,让你拿着刀去杀了他们吗?我是希望你可以帮我报警,,我不想当一个冤大头,这么不明不白的就被他们给害死了!”

吴小俊这样说,刘飞顿时放松了许多,“可是我报警了,该怎么跟警察说啊,再说了也没证据啊!”

“证据?刘癞子就是啊,他不是开了个私人药店吗?翠花的毒药就是从他那里买的!你去举报他,说是他害死我的,还要毒药擦在我的衣服上,他一害怕,肯定会把翠花他们的阴谋都说出来的!”

站在警局门口徘徊了好久,刘飞终于大着胆子走了进去。

“刘癞子私开药店,贩卖服药假药,参与谋杀案件,翠花和王二麻子犯了谋杀罪....”

作恶的人最终得到了应有的惩罚,让刘飞更满意的是,警察也答应了他的要求,没有说出他的名字,只是说有一位好心的市民举报。

“舒服!真是痛快!”刘飞惬意的泡在浴池里。

“哥们,谢了!”吴小俊的鬼魂突然出现了。

“谢啥?善恶终有报,你放心的去投胎吧!”刘飞安慰道。

“这家伙说啥呢!神经病!”一个准备泡在刘飞旁边的浴池的人,看到刘飞一个人嘀嘀咕咕的,以为他是神经病。

“哥们啊,快走吧!要不然我不仅被人说是神经病,待会儿可能还会被抓进精神病院呢!”刘飞打趣道。

“好了,不说了,今天有你这个兄弟,我无憾了!”吴小俊的鬼魂感谢道,“对了,跟你说个秘密!”

“什么秘密?”刘飞好奇的问道。

“你的衣服,看看你的衣服!被你老婆兰花擦了毒药!”吴小俊神秘道。

刘飞顿时吓得跑出了浴池,周围洗澡的人都张大着眼睛好奇的望着他,刘飞拼命的用毛巾擦着身体,生怕毒药会渗透进皮肤里。

“哎!兄弟!”吴小俊哈哈大笑道,“兄弟,逗你玩呢!”

听到吴小俊的话,原来是他的恶作剧,刘飞的鼻子差点都气歪了。


代开餐饮费发票 http://bj.fenlei168.com/huiji/41972051.html
图片
  • 尸前想后鬼故事(7)
  • 摇头摆尾
  • 遇到老虎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