匡颐网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戏剧歌舞 > 看李佩泓《锁麟囊》兼说“空中剧院”和当下京剧前途

看李佩泓《锁麟囊》兼说“空中剧院”和当下京剧前途

http://lingtong8.cn |2020-06-17 04:07:02

“空中剧院”自2003年元旦开播以来,一直是戏曲频道最受欢迎的节目了,十年来也确实播出了很多好戏,让广大观眾过了癮。记得十年前的元旦,“空中剧院”开播,彼时我在瀋阳读大学,没有电视可看,后来看到重播,十分的兴奋。十年时间,如白驹过隙,这期间很多老艺术家登上“空中剧院”舞臺,有些已然谢世,今日会想起来,“空中剧院”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资料,也是功不可没的。这次纪念“空中剧院”开播十周年,也是举动很大,在各大媒体都有宣传,连《人民日报》都发了整版的宣传单,刊登了十场直播的节目单,可谓空前啊。连日来在电视看到几场演出,让我也感慨良多,今日看到天津青年京剧团李佩泓主演的《锁麟囊》,又有了一些想法,觉得还是一陈管见。

“空中剧院”的招牌戏是《龙凤呈祥》,如今年节庆典几乎都要演这出戏,可是在2003年“空中剧院”开播之前,这出戏并不如今天这麼“流行”,偶一為之,有名家联合演出,戏迷观眾是非常喜欢的,如果反復的演,而且演出质量维持不了正常水平甚至一次不如一次,那观眾是一定要反感的,这裡我不想评价演员的优劣,观眾自有评判,《四郎探母》这出戏和前者是同样命运的。这次北京京剧院和国家京剧院的一次较量,明显是北京京剧院输了,几十年来一直是北京京剧院要好於国家京剧院的,但这一次输的很惨,至少我是这麼认為的,网友“老田”先生在咚咚鏘论坛里有详细的评论,我也不赘述了,但是北京京剧院的领导必须反思,一味追求大製作、大品牌是不符合京剧在当下发展的规律的,必须面对戏迷、面对观眾,继承传统、挖掘经典、立足舞臺,坚决反对盲目自大,“空谈误国”,“空谈”也误戏,作為歷史悠久的京剧院团,不能只在会上大喊品牌效应,必须要真正调查市场、分析观眾的心裡,才能有发展的空间。

今晚李佩泓的《锁麟囊》整体上是不错的,去年底看了北京京剧院迟小秋的此戏,给我的感觉是各有千秋。这样的评价实不為过,早些年我一直认為迟小秋的这出戏是程派叁代传人里最好的,也看过很多次,但最近一次看后,除了身段尚可找到昔日风貌之外,唱腔、念白、扮相似乎难寻旧跡,程派的幽咽之声完全被低沉、憋闷的感觉取代了,这次《四郎探母》“坐宫”的表现可见一斑;而扮相也显得不合人物特点。相反今日看李佩泓虽然并不比以往进步多大,但整体效果较好,特别是唱腔比较规矩,没有去程派太远,即便是后和李世济老师学习,也还都是有所遵循的,这就很难得。长期以来我觉得李佩泓是“五小程旦”中比较靠后的,但自从张火丁、刘桂娟息影,李海燕也很少演出,程派舞臺就难见春色,再年轻的程派演员都难以担当大戏、不足為论,今日看李佩泓的演出,觉得还是保持了一定水準,相比之下后起程派演员差距很大,虽然周婧、赵欢也小有名气,但比较起来还是没有“角儿”的范儿,当然这一点迟小秋更要好些,只是常年演出《锁麟囊》,总会有审美疲劳。和迟版《锁麟囊》相比,李佩泓版本更多保留了一些老本的演法,如胡杰、程俊两个“势利眼”和救生船救援情节,这也让观眾更有笑料也更明晰剧情,但李版的班底配合一般,如碧玉这样一个出彩儿的角色,演的很平平,另外一个问题提出来,请方家指教,我印象中梅香这个角色都是花旦应工、俊扮,不知何时起也用彩旦或丑角应工了,和后面碧玉有雷同之感。当然,这出戏在如今程派传人演来,各有特点,也不能过於苛求,总之这样一出经典剧目,能够很好的继承下来还是对得起前辈的,要是再引申一些,我觉得当今时代更应该提倡的是赵守贞这样的人物,自身一贫如洗,面对未来丈夫也不富有,能够有“裸婚”的勇气,值得提倡;相比薛湘灵倒是像今天很多“富二代”一样,拼车、拼房,一旦失去之后才知道珍惜了。

“空中剧院”十周岁,对於一个电视栏目而言是比较“长寿”的,但是承载这个栏目的平臺却摇摇欲坠、岌岌可危,真不知道这个“苟延残喘”的戏曲频道还能维持多久,如果一旦消失,“空中剧院”命运如何?由此我又想到了京剧艺术本身,不也是靠着一些人的“提倡”才维持到今天吗?但是京剧艺术本身的魅力在戏而不在“领导”,“打铁还需自身硬”,抓住戏迷的心,即便是小眾的群体,也依然不减她的魅力,所谓追求高端、追求大品牌的京剧不是不可以做,而是要在把基础打牢固之后再去做的,须知“空中楼阁”不稳牢啊,我觉得北京京剧院和有类似想法的京剧院团要深思,“崽卖爷田不心疼”!

图片
  • 俄罗斯戈登科舞蹈团 将到温州表演
  • 电影《战火中的芭蕾》高清剧照
  • 在“文化自信”中追求文艺的自觉自强